这不是一个悲伤的故事这是一大堆悲伤的故事…

  登顶珠峰,站在世界之巅需要付出什么代价?除了足够的体能训练、2.5万到6万美元的资金,你可能还要搭上自己的命。目前人们在珠穆朗玛峰登山线路上已知的风干干尸已经超过200具,每一具都带有一段比任何剧本都惊悚的秘密。

  在珠峰的登山路线上,这些尸体就只能被扔在原处,前赴后继的登山者给它们起了些代号作为路标——这就已经是目前对死者唯一的纪念了,因为在极端条件下,收尸就意味着会搭上更多人命……

  这张照片记录了一次极少见的收殓行动,图中左侧的登山者和同伴曾经和这具尸体(当时还活着)擦肩而过。当时这位女性登山者一个人躺在雪地里奄奄一息,能做的只有大叫,“求求你别丢下我!”

  但当时带上这位伤患,两名登山者自己也会性命不保。多年后,攒够了钱的两人重新回到珠峰,找到了死尸,想办法运回了登山者大本营就地埋葬。但下面的这些干尸,也许注定和珠峰融为一体——

  据传George Mallory曾先于Edmund Hillary拿下人类登顶珠峰的首胜,而但事情的真相却一直广受质疑。他和同伴Andrew Irvine最后一次被目击时间是1924年,当时他们正沿着一条通往山顶的山脊向上攀登,之后两人便杳无音信。直到1999年Mallory的遗体才被传奇登山者Conrad发现,但是仍无任何新线索表明他曾经成功征服最接近天空的世界之巅。

  1998年,Francys与丈夫Sergei在登顶过程中失联,没能见对方最后一眼的他们怀着遗憾相隔两地与世长辞。Francys死于长期暴晒及由此引发的脑水肿,而她的丈夫则不幸坠崖身亡。

  1979年,这位德国姑娘成为第一个殒命珠峰的女性登山者。她用背包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半躺着离开人世,遗体被发现时仍保持这个姿势。实际上珠峰南侧登山线上的补给营地距离她并不远,然而她最终还是体力透支,惜败于强劲的风力。

  这具遗体很可能是Tsewang Paljor——第一支通过珠峰北侧路线成功登顶的印度登山者队伍中的一员。在1996年的珠峰登山季,包括Tsewang在内的很多登山者都因暴风雪丧生。

  生前,Psewang在这条路线的登山者中颇负盛名。死后,他的遗体被人称为“绿靴子”。你能看得出“绿靴子”曾经被其他登山者移动过,作为后来人的路标,这些登山者的遗体仍然在挑战着世界最高峰。

  这名来自斯洛文尼亚的登山者于2005年死于下山途中。值得注意的是,他的遗体位于距离山顶垂直距离只有160米。

  这名英国籍登山者因风寒不得不停止前行,并曾靠在上文提到的“绿靴子”Tsewang Paljor身边休息。拍下这张照片的人发现,很显然曾有登山者在David尚存一息时路过,也许就是David的队友。但这些人大多前途未知生死未卜,心有戚戚却爱莫能助。

  Shriya在2012年成功登顶,却不幸死于下山途中,他孤独地长眠在距离山顶300米处。

  这是因为高空坠落而死亡于1924年的George Mallory(马洛里)的尸体。

  马洛里(1886-1924)是位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的中学教师,欧文(1902-1924)是牛津大学的三年级学生。

  1924年,这两位优秀的高山探险家,作为英国第三次珠穆朗玛峰探险队的主力队员,在从中国西藏一侧攀登珠峰途中失踪。

  对此,欧美各国纷纷猜测,他们很可能是在已经登上珠峰后,在下山途中遇难。英国人曾多次宣称,如果能证明马洛里和欧文已登上世界最高峰,人类高山探险的历史就要改写!然而,也有人认为他们不可能越过第二台阶,也就不可能登上珠峰。

  因此,马洛里、欧文的失踪,就成了人们关注的“马·欧之谜”。70多年来,人们一直为揭开这个谜而努力。1999年美国派出一支专门寻找马洛里和欧文下落的高山探险队,在西藏自治区政府的支援下,从中国西藏一侧沿东北山脊上山,终于找到了马洛里的遗体和遗物,还找到自1921年以来近80年里,从西藏一侧攀登珠峰时不幸遇难的17具登山者的遗骸。

  为了查清这个世界关注的“马·欧之谜”,美国国际探险调查基金会派遣了一支由埃利克·西蒙逊率领的十人调查队,其中还有一位德国人约享·赫姆莱柏。

  1999年4月中旬,调查队从尼泊尔进入中国西藏,沿珠峰东北山脊路线上山,一路搜索,特别着重从7600米到第一、二台阶之间的道路两侧。在这片地带,他们共发现17具过去80年间从此路线攀登的遇难者的遗骸。

  4月30日,队员安克尔搜寻中,在第一台阶左下方一个较缓的岩石坡上,发现“一堆比周围岩石要白些,比雪还白些的白色”,走近后,他认识到这是另一具尸体,但是这一具不同,它不是近期的,而是有相当时日了。

  尸首趴着,身材颇大,背部、臀部以及左脚、右臂都很完整,只有右腿断过,头部已腐烂。其它5名队员赶过来,大家都以为这是欧文。受过考古学训练的理查德和诺顿小心翼翼地翻看身体褶皱部分保留的衣服残片,最后,诺顿在衬衫领口上发现了一个残损的“乔·马洛里”的标签。

  为什么欧文会穿着马洛里的衬衫?之后,他们发现第二个、第三个标签。并在遗体周围发现了到处散落着的睡袋、手套、小刀、手表、防护眼镜和衣物,还有压在身体下的信件。这些物件上都有马洛里,马洛里。毫无疑问,这是马洛里!

  马洛里的尸体已“革化”,这是因为长期埋在冰雪下,没有因细菌而腐烂,但身体里的水分被蒸发后,就变成我们现在使用的各种动物的皮革一样了。这个位置离1933年在第一台阶附近发现欧文的冰镐不远,所以大家最初都以为他们找到的是欧文。

  两处地方相距不远,因此我们推测,当年的遇难,很有可能是他们在下山时在这一带滑坠,无可依附,欧文可能突然滑落到珠峰北壁下的万丈峡谷里,而马洛里或者因为位置有利,或者因为经验丰富,立即采取了遇到滑坠时唯一自救的方法:仰面朝下,加大身体附着坡面的面积,减小继续滑坠的速度和重力。

  这是一名死亡的女性,美国女登山家弗朗西丝·阿森蒂夫。在临死前她身体变得越来越冰凉,出现了各种幻觉,开始失去意识。情况变得极其糟糕,她的两名同伴只能离弃她而去。在这种情况下,这是 唯一的选择。直到今日,她的那两名同伴依然记得当时她的歇斯底里的叫喊:Please

  1998年5月,美国女登山家弗朗西丝·阿森蒂夫成了第一个不带辅助氧气登上珠峰的美国女性,然而她在下山途中却因缺氧虚脱倒在了珠峰下244米处的地方,当时发现了她的南非登山家伊安·沃达尔由于没有将她活着救下山,多年来一直背着“见死不救”的恶名,饱受人们谴责。9年来,弗朗西丝的遗体仍然留在原来的地方,成了后来登山者的醒目“路标”。日前,当年被迫放弃拯救弗朗西丝的探险家沃达尔决定重返珠峰,将弗朗西丝的遗体进行埋葬,让她获得一些应有的尊严。

  弗朗西丝是和俄罗斯丈夫谢尔盖·阿森蒂夫一起攀上珠峰的,然而当他们下山时,弗朗西丝却因缺氧在距峰顶244米远的地方发生了虚脱,倒在了雪地上。丈夫阿森蒂夫试图下山求救,但他却再也没有被人发现,阿森蒂夫可能滑下了陡峭的冰架,丧生在了珠峰下面的未知沟壑中。

  当时,生于英国的南非登山家伊安·沃达尔正带着他的登山小组试图征服珠峰,他和登山伴侣凯茜·奥多德正好路过了弗朗西丝的身边。当时弗朗西丝仍未死亡,沃达尔曾试图抢救她。然而在零下30摄氏度的低温和严酷环境中,他们不可能将弗朗西丝活着救下山;而放弃弗朗西丝继续登顶,他们也做不出来;于是他们下山到基地去“搬救兵”。虽然沃达尔心中清楚,弗朗西丝不可能活着等到救兵到来,他们将她独自留下的行为就如同留着她等死。当他们将弗朗西丝丢弃在雪峰上时,她已经几乎说不出话来,但她仍用最后的声音哀求说:“不要扔下我,请不要扔下我。”

  第二天早晨,当另一组登山队再次经过弗朗西丝身边时,她已经停止了最后的呼吸。没有人能够帮助她,即使将她失去生命的尸体抬下珠峰北坡,仍然是一件太过危险的事情,因为北坡山势陡峭,岩石松动很不稳定。

  在接下来的9年时间中,弗朗西丝冰冻的遗体就一直留在了珠峰下面海拔8600米高的地方,成了一个触目惊心的“路标”。后来采取同一路线攀登珠峰的登山者们,都能够看到她紫色的登山服,醒目地暴露在白色的积雪上。

  这是一个地标性质的尸体了,被命名为Green Boots. 在珠峰上,大概有两百个这样的地标。

  10月15日,一场突如其来的雪崩,40多个登山者永埋雪山,这是喜马拉雅山脉迄今为止最严重的一次山难。26日,《重庆时报》采访了去年成功登顶的重庆人张翔海,听他讲述登珠峰的经历。

  “凭借现有的天气监测手段,雪崩其实是可以预测的。”张翔海作为重庆第二个登顶珠峰的人,他这样讲诉当时的那一刻,“5:20,到达顶峰时,已经老泪纵横……”

  然而,“登顶,只是登山的开始。活着从珠峰顶上下撤,才是最终目的。”张翔海说。

  尼泊尔成熟的商业化模式吸引了国内外不少登山者从尼泊尔攀登珠峰,张翔海就是其中之一。

  2013年4月18日,在群峰环抱中,张翔海翻越垭口,进入海拔在5000米以上的珠峰区域。

  “这是上百名登山遇难者的墓碑群,有的是青石碑,有的则是乱石堆砌而成的衣冠冢,用于纪念在登峰过程中死去的人们。”张翔海回忆道。

  攀登珠峰并不是一鼓作气地冲顶,而是分阶段做适应性攀登。在珠峰共有5个营地,除大本营外,还有海拔5900米的一号营地,6400米的二号营地,7500米的三号营地和7950米的四号营地。

  “19日,到达海拔5400米的珠峰大本营。所有一切不正常的反应都成为正常,开始为期近一个月的煎熬。”张翔海说。

  张海翔在日记中写道,“24日,拉肚子越来越严重,鼻炎快让自己在梦里挂掉,记性和反应也在下降,回去还能做人否?”

  “我们遇到的真正恐惧应该是从昆布冰川开始。”张翔海说,“昆布冰川,我们也称呼‘恐怖冰川’,每天都会发生数起冰崩,而且还有成百上千条被冰雪覆盖的冰缝,一旦掉下去连尸体都找不到。登峰途中30%的遇难者葬身这里。而从大本营到第一营地的途中,必须要经过昆布冰川。”

  “27日,三点,头疼,像是两个人,索性坐起来,这里海拔6400米,一切都得小心。28日,睡眠得到改善,不过眼肿了,视线模糊,眼睛成了重点保护对象。”

  “珠峰是一个大的测试场,身体部件的每个细节都需要格外注意,否则都会在这里被放大。”张翔海告诉记者。

  “30日,马卡鲁传来噩耗,中国队员滑坠遇难。”张翔海记录下了第一次听到有人遇难的消息。

  “5月2日,鼻腔出血,大便也开始出血,不能再吃辣味。”张翔海继续记录着。

  4日,张翔海见到了分配给自己的“夏尔巴”索纳。(观察者网注:夏尔巴人是住在中尼边境上的跨国民族,他们深居深山老林,过去几乎与世隔绝,后来因为给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各国登山队当向导或背夫而闻名于世。)

  “怀恋家里的床,懒散的开着车,城市生活多美好。”分配到向导的这一天,张翔海开始想念山下的生活。

  “8日,又一名夏尔巴在三号营地上滑坠遇难,还没开始正式的出发就已经有三名夏尔巴遇难,那么对于这里的队员即将面临的情况会是如何?”焦虑开始袭击张翔海。

  “大本营就像一个白雪覆盖的星球,我们都是流放的犯人,每天看着来来往往的直升机,吹起漫天雪,等待冲顶后的刑满释放。”

  或许是等待太久后的兴奋,又或许是一路相对顺利的过程让出发前的他放松了警惕,这一下让他差点止步珠峰。

  张翔海回忆称,早上6点多,张翔海正做着出发冲顶的准备,这些准备中也包括上厕所。“因我就走到离帐篷两米处的另一边去解决。没想到一下踩到了冰川暗裂缝,整个人卡在了那里。”张翔海告诉记者。

  从张翔海的日记中,我们也看到这一幕。“掉入裂缝中,不禁笑了。最近三次登山都有掉裂缝的必修课,只是这次看不到底,掉得格外的深,双腿全部陷入。”

  凭借丰富登山经验,张翔海迅速朝着与冰川走势垂直的方向躺下,增加与地面的接触面积。“滚出来后,一个夏尔巴协作发现了我,将他的冰镐伸过来,把我拉了过去。回来后想想,如果掉下去怕是回不来了。”

  “山脊的右边就是祖国,回归的心念是极其危险的,阳光意味着寒冷的结束,晒伤和雪盲的威胁出现。沿着山脊直上,第一束光线从祖国照射过来,面前是传说中的‘希拉里台阶’,远处,就是终极目标——8844米的珠峰。”张翔海写道。

  珠穆朗玛峰下的这段冰峭被称为“死亡地带”,珠峰上散布的追梦者的尸体就是无言的证明。

  “在登顶路上,一共看到过2具遇难者遗体。当遇到第一具时,我特意看了看海拔表,显示为8200米。”张翔海告诉记者,“它看上去就像线路的警示牌。”

  1998年5月,美国40岁女登山家弗朗西斯·安森特卫在下山途中,因缺氧虚脱倒在珠峰顶下244米处。“不要丢下我”成为弗朗西斯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线米以上,人们无法苛求道德的尺码。”《进入空气稀薄地带》一书作者乔恩·科莱考尔说。

  登山就是一面镜子,把每个人照得清清楚楚。在这样的环境下,人的性格会被放大,可以观察到自私、欲望、浮躁……

  据统计,自2004年起,共有2000人成功登顶,同时也有189人命丧途中。

  “从进入珠峰区域到成功登顶的20多天时间里,算下来差不多平均每天就有一人遇难。”张翔海告诉记者。

  “山上的遗体,尼泊尔的政府会定期上去清理一次,将遗体收集起来集中掩埋。有些遗体因海拔太高,无法运输下山,或者在裂缝悬崖下,能看到但无法处理,只能留在那里,成为后来人的路标。”张翔海告诉记者。

  “此时‘希拉里台阶’已经开始堵车。”张翔海在日记中写道。这里是攀登珠峰的最后冲刺路段。“登山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下山的人要等上山的人先通过,所以我们那次大概堵了40分钟。”张翔海回忆道。

  “山上全是人!”31岁的,来自英国的职业登山家阿伊莎说道。“这就不是珠峰般的体验,这是猪圈般的体验。” 格拉哈姆吐槽道,他是瑞典的职业登山家。

  2013年5月,每一个从珠峰归来的人都描述着世界屋脊的混乱场景,因为有上百人试图在有限的几个小时内登上世界最高峰的峰顶。

  据珠峰登山史学家埃伯哈德统计,2000年以前,一天内登顶珠峰的人数最多不超过50人;2012年5月19日就有234人成功登顶。

  10月13日,第二个登山季,24人在登顶珠峰的过程中遭遇暴雪,不幸罹难。

  据统计,自1953年珠峰被人类征服后,已经有近300人因攀登珠峰而丧命。

  自1953年,新西兰登山家第一次成功登顶珠峰后,到2007年,共有3243人成功登顶。从1975年开始,每年都有人成功登顶,登顶成功人数呈整体上升趋势。截至2012年登山季结束,已有6322人次成功登顶珠峰(非政府组织据)。

  2000年以前,一天内登顶珠峰的人数最多不超过50人;2012年5月19日,一天就有234人登顶(珠峰登山史学家埃伯哈德统计)。

  4.将“商家订单号”填入下方输入框,点击“恢复VIP特权”,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deliverytoolkit.com/shanggangushi/2020/1117/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