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之一)陈黔蓉:霞

  我还记得,当时你工作的代办所就在我们单身宿舍的楼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有意一次又一次从你门前经过,只为偷偷看上你一眼。

  在那些日子里,你穿着职业套装神清骨秀的身影总在我面前晃动。多少次,幻想你那柔软而细密的披肩长发能够轻柔拂过我的面颊。但你总是温文尔雅,浅笑着从我身边款款而过。

  那时的我是如此的悲哀和心酸,因为我发现你从没正眼看过我一眼。哪怕!哪怕是用眼角的余光呀!你也不会施舍我一下。

  我就这样默默地关注着你、爱着你,直到看到有许许多多的小伙子在你面前碰壁而过时,在一天午后才鼓起勇气向你抛出橄榄枝。当我把那封熬了几个通宵,撕了又写,写了又撕的信强塞给你的的时候,我那颗“砰砰”狂跳的心脏似乎都跳出了胸腔。

  我暗自得意父母给了我了一张斯文儒雅的脸,你会对我有所青睐,因为在单位里,别人都叫我“白面书生”。

  可是,每次你都是给我一个冷冷的背影,那时的我像一个入魔的疯子,你的影子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重复不停从我心中走过。有多少次,我的脚步停留在你门前,竖着双耳聆听你在工作间的声息,工作间中传出的不管是一声咳嗽还是挪动脚步的声音对我都是一种安慰。

  我就如此狂热地爱着你,终于有一天,你注意到了我,透过工作间的半开的门缝对我展开了一张如花的笑脸。那是怎样的一张笑脸呀!温柔至极,甜甜如蜜,娇艳欲滴。

  本来就腼腆的我更是手足无措,不敢推门进来搭讪,只对着门缝愣愣地望着,直到你拉开门从我身边飘然而过,留下一抹淡淡的清香。

  我狂奔回宿舍,兴奋至极,仿佛看见眼前从此是一片彩霞。在未来的三天里,我一遍又一遍唱着《让我一次爱过够》(那时的流行歌曲)。

  在一个雨后初晴的傍晚,你翩然而至,就像天边那一抹亮丽的彩霞,生动而绚烂。

  我们沿着厂区的围墙,一遍又一遍丈量着土地(你还不时在我身边垫着脚尖,似乎是在丈量着我的身高)。局促不安的我不知道该对你说些什么,彼此之间默默无语。

  我想拉着你温柔的小手,但你像只受惊的小兔,一下跳开了。然后迅速离开,留给我一个款款的背影和随着步子左右摇摆的披肩长发。

  随后不久,一场灾难向我降临,你托人带来信息:“如果你再高点,或许会和你处朋友”。

  在以后的日子里,消沉,自卑如影随形。我对自己说:一个五短身材,怎有资格来陪衬你?我刻意回避,不敢再经过你的工作间外的小路。

  我在自卑中深深消沉下去,开始结交社会上的酒肉朋友,开始拼命酗酒,开始拼命豪赌,开始......,

  我对一切拥有披肩长发的女生情有独钟,从不管她们美与丑(因为我无法忘记你的披肩长发)。

  我这才知道,我空虚的灵魂里,已将你爱之入骨,今生不能执手相伴,但至少拥有仰慕的权利。

  在每次的放纵之后,迎接而来的是更大的空虚。于是在之后,我找了一个自己并不怎么爱的女人结了婚,一年后,有了儿子,在儿子呱呱坠地那一刻,我想:如果这个孩子是我与你的,那该多么幸福!

  几年前,我又一次遇见你,岁月在我们身上已经或多或少留下点影子。我没有因为失恋而长高,你虽没以前那么绚丽,但你的婉约,你的柔媚,还似当初。

  我知道此生与你无缘,如果有来生,请你等着我好吗?我会对上帝说:请给我心中的女神送去一副伟岸的身躯和赤诚不变的心!

  作者简介:陈黔蓉(笔名:蓉儿 ;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人。)一个以温暖行走在文字中的女子,充满正能量、阳光、热情、热爱生活。喜欢阅心仪的书,常以稚拙之笔书写梦之心语,用每一份感动收藏点滴美好。

  关键词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deliverytoolkit.com/qinggangushiduanpianxinwen/2020/1117/34.html